北上广的90后:租一间房都难还得啃老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2017-05-08 08:59

手机看资讯

传送到手机分享给朋友随身阅读

今年毕业的大学生们大多数出生于1995年。90后,正在逐渐成为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。

但这些“中坚力量”,在房价面前,多少有些尴尬。这里所说的“房价”,对许多的90后而言,并不是指买房的价格,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钱买房。

为了所谓的青春梦想,不少90后背井离乡,来到大都市。但他们并没有过上幸福的都市生活,而是在高额的房价面前,颠沛流离。

90后之中,年纪最长的也才27岁,大学毕业不到5年,而北京2012年的新房成交均价已经是20745元/平方米。工资追不上房价。所以,渐渐踏出校园的90后大部分只能选择租房。

在租房面前,他们也有很多无奈。

6点半的早晨

天还微亮,石枫早已洗漱完毕,要是7点不出门,他就要错过单位的9点打卡了。因此,石枫的早晨是从6点半开始的。

作为90后的“老大哥”,石枫毕业快5年了。来北京之前,他在家乡黑龙江一个工厂做采购,并不优厚的待遇,让石枫决定到北京追随自己的梦想。

2016年,石枫和比自己小2岁的女友小琦一起到了北京。初来乍到,他们并不能支付太高的租金,于是在北京通州区甘棠镇小甘棠村一家四合院安定下来,每月租金300元。

每天,石枫需要花费4小时在来回上班的路上。由于没有直达的地铁,他常常需要等待大概半小时一趟的通13专线。然后由6号线的始发站坐到终点站。

相比之下,小琦每天到单位只需步行十几分钟,因为她的公司就在租住的房子附近。虽然房间面积不到20平米,但石枫和小琦将屋子收拾得很温馨。在他们看来,房子是别人的,生活是自己的。

前不久,由于工作变动,石枫和小琦开始重新找房子。最后,他们选择了位于北京五环外、接近六环,面积大概50平米的独立公寓,每月租金2800。这个价位对他们来说,已是能够承担的最大一笔房租了。

如今,石枫和小琦每天上班各自需要花费1个小时。很多情侣在租房选择上,也更倾向于这种折中的方式。

一间房的奢侈

前一段时间,有朋友在微信发起调查,问大城市一张床和小城市一间房,你选择哪个?我想了想,评论道:大部分人心里想着一间房,却选择了一张床。

没错,来到大城市生活的90后,一间房是一种奢侈。就拿北京来说,五环内不是隔断的单间价格差不多在2000以上,如果稍微离城近一点,那就更要贵了。因此,大部分90后都选择了合租。

91年出生的莎莎2015年从老家河北来到北京,并找了一个包吃包住的单位,7人住在一个单间,类似大学时的上下铺。

每天下班后,莎莎只能在拥挤的宿舍里打发时间。这样的生活很快在一年后结束,因为单位规定新人只能在头一年住宿舍。

失去了住房保障,并不丰厚的工资促使莎莎开始另谋出路。如今,莎莎和同学一起合租在东五环面积不到30平米的公寓里,每月房租3200。

比莎莎小1岁的璐璐,经历同样类似。不同的是,璐璐主动辞掉了第一份包住的工作,因为她想在更大的平台去实现自己的理想,毕竟这是她来北京的初衷。

换工作意味着搬家,璐璐却不想与人合租。于是在北京西四环外找了个一室一厅,每月房租几乎花掉了工资的二分之一。

如愿过上小资生活的璐璐也有很多烦恼,虽然住所离新单位不算太远,但如果工资一直不涨,她可能每个月仅能做到自给自足。她想,今后可能需要找个室友。

家里补贴的尴尬

即将研究生毕业的阿娇今年26岁了,2016年10月她到北京来实习,尽管每周加班不少,实习工资也才2000多一点。

目前,她和同学在东三环与东四环之间找个了单间,两人一起合租,每人每月需要交1400的房租。

交完房租后,剩余的钱完全不够阿娇在北京开销。所以,为了生存下去,阿娇只能靠父母补贴一点才能勉强度日。

然而,由于阿娇的室友即将搬走,无法一人承担房租的她打算找个更便宜点的房子。至于室友,她也正在发愁。

93年的彤彤也因为室友要搬走,而无法一人承担每月2790元的房租。无奈之下,她搬去了爸妈的住处。彤彤的爸妈很早就来北京做生意了,但挣钱不多。

现在,彤彤和爸妈挤在一间并不宽敞的屋子里。在外人看来,她算是幸福了,吃住都不用自己操心。但她每天得听爸妈一遍又一遍的唠叨,也许这就是甜蜜的烦恼。返回成都365淘房>>

365推荐

换一换

热门楼盘

热门专题